手游脚本制作-我的妈妈

选号软件

  很早时,手游脚本制作便不止一次的想过要为妈妈写一篇文章,而且总幻想着为它添上一切华丽的词藻。没想到,这篇佳作,却会在今天,以这样一种低俗的方式“诞生”了(呵呵,算自嘲)。
  “我的妈妈”,这该是连小学生都不屑去引用的一个标题吧。我也想过,称妈妈为“天使”之类的或为她写一首绝美的散文诗,仿佛只有这样,才能够表明我心中的炽热情怀一样。于是,我很懊恼,我这样笨拙的手,刻画不出那位日日夜夜,年年岁岁为我操心,替我辛劳的慈母,仿佛只要一下笔,便会是一种对她的极大亵渎。
  许多年后的今天,我终于明白,我的妈妈,她不是一件艺术品,她无需外界那滔滔夸赞的啧啧声,她只是我的母亲,一位朴实无华,却又有着最为丰富的情感内核的母亲。
  我记得之前我曾经说过,如果非要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妈妈的话,那么我会觉得,我的妈妈便是一头牛,一头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的牛;一头无私奉献,不计回报的牛;一头不知疲惫,温婉善良的牛。
  妈妈打小家境贫寒,在家排行老大的她,便过早的挑起了那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家庭重担。拮据的生活条件,剥夺了她接受更好的教育的权利。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,妈妈望着我的课本发呆时的眼神。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啊!无限的渴望与希冀,仿佛她丢失的,不仅是她的整个童年,还有那一份成长的希望与快乐。而当时的我,竟对这嗤之以鼻,认为那是一种极为粗俗鄙楼的眼神。这该是我迄今所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了吧。
  我不是一个特别能照顾别人情绪的人,说白了,我就是自私,甚至自利。儿时的我,在除了给妈妈带去无尽的操烦与劳累之外,竟一点儿欣慰之事也记不起来。或许是有,可是这比起那些辛苦,简直愧煞了去。
  可是妈妈,却似乎都不为这与我恼。记忆中唯一一次与她对峙的场景竟是这样:
  那时我刚上学前班,第一天上课,老师并没有教习新课,只是略讲了些无关的事,至于具体都讲了些什么,现在倒也真记不真切了。
  那天下午放学回家,妈妈问我老师都教了些什么,我说“没教”,还挺干脆。妈妈又让我背首儿歌,我说“不会”。我想无论谁的妈妈听到这样“利索”的回答,都会跟着急吧。接下来怎么样,我也记不得了,隐隐约约中,仿佛还可见妈妈的那双眼,灰色,阴郁,或许,那更多的,便是失望。好在以后的日子,在学习上,我也还没让她多少为难,小学一直表现良好,即使不好,但至少好几次都让我瞅到了妈妈的微笑,夹带着一丝欣喜,快慰,更有一份知足。是啊,能看到自己儿女所付出的努力有所回报,这该是普天下所有妈妈的心愿了吧。
  儿时,在妈妈的教导下,我养成了待人接物有礼貌的好习惯。
  而自然地,我便更习惯从妈妈眼神里去找出做事的方法。大伯给的一颗糖,妈妈眼睛闭了下,示意我收下吧;阿姨的一块钱,妈妈的眼神便告诉我,要不得。多少年来,我竟是靠着这样的方式,学会了如何用礼数约束自己。所以,我常常自语道,“我最爱的是妈妈,而最最爱的,便是妈妈的眼睛”。
  我喜欢听别人对我说,“你长得真像你妈妈”。同样的,我也喜欢听别人夸我聪明,夸我漂亮,无论他们是出于真心的赞美,还是假意的拉拉关系,但总之,他们是说了,妈妈也笑了,这时我知道,妈妈是幸福开心的,而我,便更觉富足。
  我知道,凡是我身上所具备的一些优良品质或美好事物,甚至少得只有一两点,但它们,都源于我的妈妈,是她教授我,感染我,培育我。
  我若为帆船,妈妈便是舵手,在我年幼之时,便已为我预定好人生航向,使我不会偏离人生轨道。而我也坚信,我的船驶向的,也必定会是一方新天地,那一方当我还在腹胎中,妈妈便早已为我预定好了的天地。
  以前,我也曾怀疑过妈妈对爸爸的忠诚。因为在他们结婚前,妈妈身后就有好多追求者(这是后来婶子们告诉我的)。但当她无微不至地照顾受伤的爸爸之时;当她替爸爸勇敢地挑起那一个个艰巨的重担之时;当她满眼饱含深情的泪花向我诉说心中郁结与真情实感之时,我恨不得自己把自己打死,我竟如此不孝,我以为我是世界上最为愚笨之人。
  邻里乡亲无不夸赞妈妈的品德,这没有一点儿虚夸,这是妈妈应得的。
  而那天我问她:“妈,那么多人都夸你,你开心吗?”妈妈说:“我只是当好这个家,当好作为一个女儿、妻子、妈妈的角色。别人夸我,那是他们疼我。”
  我的身上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暖流。我从心里由衷地敬佩妈妈。
  我一天天在长大,妈妈也会一天天老去。我不奢望这辈子能为她干点儿多大的事,我只求能让她开心幸福,健康长寿。
  而我,至晚年时回望这一段美好的时光,能够不愧对她地讲一句:“这辈子,我算是为妈妈办过一件事实了。”
  这就足矣。

    昨夜,室友匆匆收拾行李,说要回去结婚。
  身边站一位如花似玉的花苞少女,明眸皓齿,长发细腰,亭亭玉立,最美的就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如黑葡萄一般荡漾着幸福甜蜜的春波……
  角落的我则默默埋头扎在素格子里爬行,似乎忘了他们的存在。
  “老兄,别在沉迷了,你看都两个月了,也没有人回信息给你……”他开口了,“哥们啊,为你不值啊!收手了吧,唉!……”他叹了叹气,似乎为我的一味付出深感不值,话里带点惋惜。
  “哥,你不懂!我答应给她写好的,要写出感动她的文章的!”我为自己辩护。用不屑的眼光瞟了他一眼,马上又回过头继续赶路。敲得键盘噼里啪啦。
  “唉!像你这样赖皮的人,很少了……”他见我不听,又为我一声叹息。然后提起包“我走了,你不送我?”
  “哦,我来了”我这才起身。帮他拎个包,跟了出去。
  “省点力气吧,明天就是元旦了……”
  “兄弟,告诉你——”我边走边说:“不幸的男人盯着漂亮的女孩而撞到电线杆子,头破血流。像我。幸运的男孩盯着电线杆子而撞到漂亮的女孩,抱得美人归,顺理成章,像现在的你。”我淡定告诉他,还把幸运跟不幸的对比解释得清清楚楚。本来刚才嫌他烦,等说完了,气也就消了。
  “——哦!兄弟,我不懂!”他笑了一下,带几分假意。“当你决定爱一个人的时候,其实你已经爱上她了。当爱情来了的今天,方才知道昨天之前的二十多年都是在等待。当爱情过了,你才知道后悔又作何用?……”他说了一大堆,边走边说。
  可是我一句也没有听懂。
  我苦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一脸的狐疑:“我不懂”,就像电影《锦衣卫》里大漠判官跟青龙说的那三个字:“……我不懂……”一样。
  时至今天我才发现自己是爱情世界的门外汉。
  我又告诉他:我为了找一个人,从诗歌找到散文,从散文找到戏剧,又从戏剧找到小说,现在我自己都开始写小说了。几乎翻遍了书里的行行格格,感觉自己也快成仙成佛了……
  “你若无道,再修炼千年又如何?”他反问。一改往日的粗鲁,突然冒出一句深奥的禅语。
  “万丈高楼平地起的道理你懂吧?”我大概理解一点他的意思,反驳他一句。
  “懂又如何?”他急了,“像你这样天天玩,迟早竹篮打水一场空!”他讥笑道。
  “玩!我玩???”我愣了,迷惑不解,眉头一皱,往事即跃上眼前。
  “白天玩警车,晚上玩电脑,不是玩,是什么?”他见我不服,立即歪着嘴,数落我的罪状,细算我的帐。
  “我为一个贵州的女孩而努力……”我为自己申辩。
  “就凭你?你,你,你——”他眼一瞪,呆了!“你——”然后用无比诧异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番,那眼光像日本鬼子搜刮村庄一般,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。我的短处一览无余展现在他面前。
  他张开嘴,仿佛入错了时光隧道,眼眨了一下,又像是听错了!良久,他的嘴才合上。
  我脸上一阵灼热:他看我的怪异目光,就好像是看见动物园里跑出来一只丑猴子一样。
  直到我嗯了一声,她后面的女孩咯咯笑了出声,他才回神过来:“我们贵州的女孩子信基督教,你信吗?猴子”
  “信!”我肯定地说。像这样的情况,我什么都信,想不信也难。心里苦笑:他妈的,居然笑我是猴子。
  “贵州的女孩是天上月亮,你想摘月亮吗?”他话里带刺,话中有话。
  我迟疑了下,瞧我的!
  我似乎听出他的弦外之音:“嗯,我想摘,但是我不下井的。”
  “我要找的女孩,就是天上的月亮,只要有她的地方,周围的女孩就像是围绕她这轮月亮的星星,黯然失色!”我急中生智,顺水推舟将他一军,哼!咋的?哥们?
  “兄弟,你看我去哪里?”他马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火车票:深圳——毕节。看了看我,像是在说:别以为我不懂贵州,告诉你我是正宗的苗族人。
  我马上叮嘱道:“到了贵州,带上我的祝福,元旦快乐!”
  他说一定一定。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,如电影《锦衣卫》里的甄子丹饰演的青龙对吴尊饰演的大漠判官说的那句:“一定,一定”那笑容,极似一盏黄菊,黄灿灿,在我心里盛开了许久。
  手游脚本制作抬头看了看夜空,一弯明月,孤零零的。